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里味

希望能有自己的创业支持人,用胸怀改变不能改变的事情!勤奋+勇气+自信+分享=成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结交天下朋友!喜欢爱学习 的朋友和商界各位朋友! 有一定的组织与管理能力,喜欢挑战性工作,学习和适应新知识,新环境快!工作认真,有较强的责任心。沟通能力好,电脑熟练,热爱网上工作!学过简单语言,CAD制图,设计(如CAXA软件),熟练操作各种数控车床与编程

网易考拉推荐

(村民一死一伤 )江苏邳州200人持凶器征地  

2010-01-18 12:37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村民一死一伤

 江苏邳州200人持凶器征地

1月7日,江苏邳州市河湾村,200多名男子手持棍棒、砍刀,欲强行征用该村耕地,与前来护地的百余村民发生冲突,村民一死一伤。当地警方称,涉嫌行凶的30人被控制,其中包括河湾村支部书记孙孝军。事件发生后,邳州市政府称,不法分子受企业委托,勘探村民耕地,发生冲突。

江苏邳州200人持凶器征地 村民一死一伤 - shajiguo - shajiguo的博客

今年1月13日,江苏邳州市东高速收费站门前,舅舅赵伟生指认外甥李冬冬被殴致死现场,旁边立着当地政府的宣传牌。本报记者 涂重航 摄

       邳州征地血案调查

    当地警方称一村支书带头征地被刑拘;村民反映“以租代征”使耕地锐减

  ■ 关注焦点

  事件发生后,邳州市政府称,不法分子受企业委托,勘探村民耕地,发生冲突。对此说法,村民无法认同。他们透露,运河镇镇政府用“以租代征”等方式,导致河湾村3000多亩耕地中2500多亩被占用。自2007年以来,该村因强占耕地、拖欠补偿租金等,冲突时有发生。而国土资源部三令五申,要求各地整治“以租代征”等违法违规做法。

  1月13日下午,江苏邳州市东高速收费站办公室门前水泥地上,被风干的血迹,留下五六米长印痕。

  在血迹不远处,立着宣传牌,牌上写着:在邳州,有一种氛围:每天都有新追求,每天都有新激情,每天都有新作为;在邳州,有一种追求:一时不为民一日不宁,一日不为民三天不安;在邳州,有一种精神:两天并作一天干,夜里当成白天干,雨天当成晴天干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牌子下面,1月7日一村民因护地被殴,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200多人持刀棍打人致死

  河湾村村民介绍,1月7日上午,邻村张村人陈爱中、炮车镇人路祥超带领200多名男子,乘30多辆轿车,护着大型挖掘机、勘探车,试图强行进入河湾村二三组的农田区。此时,不甘耕地被占的河湾村100多名村民,阻拦机械进入耕地施工,老人、妇女坐在挖掘机前。

  僵持一上午后,陈爱中等人到河湾村旁的“野猪林”、“醉好酒家”吃饭。

  下午2时许,他们再次返回。

  一名目击村民说,那些人赶到田间小路上后,从轿车后备厢里拿出半米多长的砍刀、匕首和“喇叭棍”,一人一把,开始拖拉村民。

  挡在前面的一名老村民说,一些年轻人朝他嚷:“打死你们这些老的,不值得。要打,我们只打年轻的。”

  下午4时40分,冲突发生。

  村民看到,一部分来的人在高速路边追打河湾村村民李冬冬。十分钟后,200多人乘车离开,李冬冬躺在高速路收费站门前,全身是血。随后虽送医院抢救,但终被宣告不治。

  家人提供的遗体照片显示,李冬冬右胸、右腹、右背,均有一处刀伤。

  村民薛银礼说,21岁村民李卫南,当天为了保护被围的母亲,被捅三刀,左右肺叶刺穿。送医院经过抢救,4天后才脱离危险。

  1月13日,李冬冬的母亲赵霞告诉记者,当天下午,儿子本已回家。4时许,听说来的人要“打仗”,他又返回现场。

  李冬冬父亲说,儿子原定农历腊月十八结婚,事发前一天刚拍完婚纱照,片子没洗出来,人却死了。在李冬冬的新房里,红色大床上放着新的绸缎被面。

  警方称村支书是带头者

  李冬冬死后,尸体停放在中铁二局二处医院太平间内。7日晚,李冬冬的十多名亲戚守护尸体。

  8日凌晨,亲属说,邳州市公安局来人要拉走尸体,遭他们反对。凌晨6时许,警察赶到太平间,抢走尸体。

  时至上午,得知尸体被抢的河湾村村民,聚集到邳州市政府前讨要尸体,未果。次日,上千村民在事发高速收费站前聚集,后被政府部门劝回。

  1月13日,邳州市宣传部新闻科长丁庆飞证实,确实动用了防暴警察抢尸体,但那是为了破案需要,为了更好地保护尸体。

  当天,邳州市公安局通报“1·7”事件称,在邳州海天石化有限公司南侧,发生一起多人参与的斗殴事件。

  警方说,邳州市海天石化公司因筹划二期项目设计,需要地质勘探资料。张村孙孝军、陈爱中等人受公司委托,于当晚5时许,在公司南侧河湾村区域内进行勘探,与河湾村部分村民发生争执,引发斗殴,致村民李冬冬、李卫南受伤。李冬冬因伤势过重,经抢救无效死亡;李卫南经抢救脱险。

  截至1月14日,警方已控制涉案人员30人,其中有主要犯罪嫌疑人8人。

  邳州市宣传部丁庆飞称,海天石化要进行2期扩建,企业组织的勘探与村民发生纠纷,导致流血事件,勘测方也有一人受伤。

  内部人士透露,河湾村书记孙孝军,既是河湾村村支书,也是张村村支书。另外,带头“勘察”的炮车镇人路祥超投案,张村人陈爱中至今外逃。

  警方称,孙孝军、陈爱中、路祥超被指组织策划了“勘察”,1月13日晚,邳州警方以“涉嫌聚众斗殴”,刑拘了孙孝军。

  河湾村多名村民证实,事发当天,陈爱中和路祥超辱骂村民,“捅死一人,赔30万,大不了再坐两年牢”。

  国土局解答称事发耕地保存完好

  那么双方的矛盾到底因何而起?

  曾在运河镇政府工作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海天石化跟镇政府签订协议后,一次性缴付镇政府款项,镇政府出面征地。

  要求匿名的村民介绍,去年6月后,运河镇政府工作人员及各个村支书、村主任,“分块承包”河湾村村民,不断动员村民答应“以租代征”。到去年12月,两成村民与村委会签订了“用地补偿协议”。

  村民提供的协议书显示,河湾村委会作为用地方,征用村民土地,运河镇政府出资,按年支付村民的补偿款,镇政府将土地一次性卖给企业。协议书中,去年的补偿款为每亩每年1000元。

  对此,海天石化工作人员说,公司领导正参加邳州市“两会”,征地冲突需要找邳州市政府。当日,运河镇政府以同样理由拒绝接受采访。

  而邳州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冷冰受市委宣传部委托,代表该局解答说,事发土地属农用地,截至目前在该地块上未发生违法违规占地情况。

  当问及河湾村2500亩耕地是否被占用时,冷冰说,此前未接到举报,对此并不知情。

  而多位村民称,事发当天,他们分别致电邳州市国土资源局颜姓副局长及朱姓科长,得到回复是:一有动静,再打电话。

  对此说法,冷冰坚称,他们是事后听说征地一事,事发前根本不知情。当他们到达事发现场查看时,发现耕地保存完好。

  “以租代征”耕地仅剩500亩

  记者调查发现,“1·7”冲突,其实只是当地强行占地、以租代征等引发矛盾的一个缩影。

  资料显示,河湾村原有3000多亩耕地。2003年开始,当地政府开始“租用”村民耕地,然后租给企业修建厂房。村民反映,就这样,2500多亩地被征用。

  1月15日,记者在河湾村运丰路、勤丰路发现,道路两边全部建成厂房,分别有盛昌木业、勤丰纺织、宏达制衣、鑫源纺织、运丰恒温库、长江木业等数十家企业。其中,只有少数几家开业,其他厂房均大门紧锁,围墙内长满荒草,有些厂房玻璃未安,里面空空如也。

  “我们经常进去放牛。”河湾村一村民说,在他们的耕地上建的厂房超过八成都已倒闭,有些厂房换过几次厂名,但未见过开工生产。

  徐州市国土资源局证实,他们也发现闲置土地问题,并于去年7月发文,要求加快试点盘活闲置土地步伐,运河镇被选为试点,加速“腾笼换鸟”步伐。

  徐州市国土局介绍,“腾笼换鸟”具体步骤是:运河镇政府出资4000万元,关停并转效益低下、濒临倒闭的企业,同时出资收购闲置土地。然后,再投入约4000万元,在收回的土地上建设标准化厂房10万平方米。最后,镇政府“招、拍、挂”公开出让、出租或出售这些厂房。

  与此同时,邳州市还要求,各乡镇发展工业园区,每个乡镇均建有工业园区招商引资,河湾村并入运河镇工业园。

  2006年,邳州市建立新区———邳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,河湾村位于新区东南部。镇政府收走河湾村耕地,转手卖给或租给企业。

  除此之外,在河湾村原有耕地上,运河镇修建了占地100多亩的政府新大楼,和占地上百亩的“河湾张村公寓”小区。

  项目不仅被指超标用地,而且涉嫌先斩后奏。

  记者在徐州市国土局了解到,邳州市运河镇机关办公楼迁建项目2008年9月通过用地预审意见,同意占用河湾村2.6公顷土地(约36亩),而非100多亩。

  河湾村民反映,镇政府大楼2007年底开工,目前已建成60亩。另外,记者在徐州市国土局了解到,该项目当时并未获得江苏省国土资源厅建设用地审批。

  经过几次“腾挪”,几年后的河湾村,如今仅剩耕地500多亩。

  当然,以租代征过程并非一帆风顺,其间,村民的抵制始终未停。

  河湾村多名村民说,去年8月,河湾村5位村民因耕地被村里出售到北京反映。村民介绍,村里拿去他们的耕地后,以每亩17万元卖给开发商,而补偿给村民的每亩只有3万元。

  拖欠租金也曾引发冲突。村民介绍,2007年和2008年,村民因租金拖欠两次推倒企业院墙,砸毁警车。

  村民王兆英介绍,2007年,河湾村委会征用她家耕地时,她跪在地里磕头,被几名村干部架起抬走,挖掘机铲平地里庄稼。

  “我们不能光看到那1000元的租金,耕地是我们的保命田。”今年1月13日,72岁的王兆英告诉记者,她有一个30多岁的儿子,哑巴,患精神病,她和丈夫薛银礼指望地里收粮养儿,耕地被征后,就剩1000元补偿,“心里慌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